企业新闻首页 > 新闻资讯 > 企业新闻

第二十篇(藏獒的狗脾气)

发布时间:2017-2-20 9:45:58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1633次      作者:admin

藏獒的狗脾气

贺西泉

弟弟一家原本住在一个大院里,养了两只藏獒,要鲁迅先生来写,一只黑色,另一只也是黑色。

两只都是幼儿时抱来的,先一年来的取名叫赛虎,第二年来的叫黑熊。其实这两个是一母同胞,姊弟关系,但不知道它们相聚后是不是清楚了这层关系。

藏獒长得快,一岁上下就长得膀宽腰圆,加上一身长毛,看上去让人胆颤。

我对藏獒知之甚少,只知道有一本书专门写藏獒,知道藏獒是青藏高原上的神犬,非常骁勇,敢和野狼撕咬拼命,而且对主人忠贞不二。再就是听说藏獒气性很大,得罪不起,尤其受不了最亲近的人带给它的委屈。有只藏獒咬人惹事,被主人打了几下,居然气死了。你看这暴脾气。

一次在西安,站在三四米高的房头上看隔壁院子几条狗,一只土狗冲我狂吠,却站在原地不动。两只黑色藏獒叫声沉闷粗重,喉管里呼噜呼噜的,它们不管墙头高低,径直往上扑撞。冲上半墙,跌下去再往上冲。我急忙后退两步,扫视四周,看有没有被它们可能突破的缺口。

隔壁院子大门外有人走过,三只狗又折身扑向大门。土狗还是站着激动地干嚎,两只藏獒扑通平倒在地面,头抵地,从门下往外瞅,边瞅边低吼。它们不光勇猛,还要想办法看清目标。藏獒的勇敢和智慧顿时让我肃然起敬。
弟弟白天把藏獒关在很大的钢筋笼舍,晚上没人了放出来。我总是提醒弟弟,要经常查看加固笼舍,千万不要让藏獒伤人。弟弟一家都知道,藏獒咬人是不松口的。

这两只藏獒只认我弟一家四口,除外对谁都不友好,我想在整个世界上,它们都再没什么朋友圈。即便这样,有次不知为什么,赛虎还对我弟媳痛下一口,弟媳从此对它们总怀提防心理,不敢以主人自居。

每次去他们那里,为了讨好这两个,我都抓半瓢狗粮,几粒几粒轮番往它们口里投。但无数次投喂并没有太大改变它们的敌视态度。每次一见,它们都低吼,我赶紧投食示好,把见面寒暄的话直接免了。投食稍慢一点,它们以为没食了,喉咙里开始喘粗气,我赶快投食安抚。本应是很熟悉了,我却从没敢摸过它们,也从没敢把食直接放进它们嘴里。只要食投完,我扭头就走,我很不想听它们喉咙里发出的声音。个别时候稍多停片刻,想感觉一下它们态度有无好转,不料还是低吼,接着就是扑撞钢筋笼舍,咣当咣当。我转身快走,又气又失望,忍不住骂一句:狗东西!我清晰地听到自己骂出 了声。

一晃六年狗到壮年,弟弟一家要搬迁了,最割舍不下的就是两只六亲不认的藏獒。弟弟三思后决定把姊弟俩送给近京的河北挚友,千叮咛万嘱咐绝对要善待它们,不能吃了它们。接下来一五一十交待了它们的饮食习惯。

那天先放开让它们在院里玩了会,也算是告别故居,然后用几块饼干诱进大铁笼,落下笼门。等叉车叉着上货车,它们反应过来,疯了一样又吼又撞,像要把牢笼掀翻。用粗绳加固,两条藏獒一起扑上去,咔嚓咔嚓将绳咬断。周围看热闹的都头一次见识了藏獒的凶狠。藏獒平时比土狗更贪睡,总是酣睡不醒,是不是随时在积蓄力量,为了像这样突然爆发的一刻。

运走时,弟弟弟媳两个女儿心里不是滋味,都围上去送别藏獒,叫着赛虎赛虎、黑熊黑熊。这两个扭过头去,呼哧呼哧出粗气,看都不看他们。

一个多月后是春节,他们一家很想赛虎和黑熊,开车去看。一路上都在想象着将会出现怎样亲切感人的场面。两只藏獒明显见瘦,看见他们,低着头背过身去,不吼不叫也不喘粗气。但怎么叫它们,也不回头,一直到离开。一家人心里沉重感伤地说不出话,这姊弟俩,怕是永远不会原谅他们了。

可是我想,赛虎、黑熊在心里还是把我弟一家当成最亲的人吧。要是陌路人,它们哪里会有这么大的气性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7年2月9日